天荒地老无人识

[李清照,西施]才女美女一相逢——来段关公战秦琼的杂耍

胜却人间无数

怕水小鸭:


(旦扮李易安上)欲问侬名姓,复下照上清,李家女丁。自遇着国破家亡命,每日价诗酒里纵情。


【双调】[殿前欢] 分明日里呼伙伴,斗酒在冻水池畔,一晌贪欢。不料昏沉沉,雾云淹,荡悠悠似九泉。醉里梦里?天上人间?


前面人来,趋近看,观其姿容,神仙也,且问个路径也呵。


(旦扮西施上)敢问夫人,此地何地,今夕何夕。


(易安背科)原来她也不知也。


(西施云)女儿原住苎萝西,施家夷光也。敢问夫人何方人士?


(易安惊科)呀,原来是西子!


(西施云)唤侬阿光可矣,却怎敢称个“子”字,好愧煞人也。


(易安云)姐姐不知,小妹生在千载后,慕令名久矣,果不如一见。


[沉醉东风] 眉梢轻笼翠烟,眼中暗点星寒,花应羞,月应惭,沉了鱼儿落了雁。不枉美中称为冠,端得是国色仙颜。


[播海令] 休取笑!正罪愆,教人怨。都是这张脸面,百般有口难辨,天生成是祸端,教离了父母膝前,禁在吴王殿。


(易安云)是小妹差了,姐姐休怪责也。唉。


【大石调】[初生月儿] 自古薄命最红颜,天不许人间多看。有缘自是容易见,纵魂魄,轻聚散,何须问此间何年。


今日有缘见着,教困在此间,不如说说话,胜过独个儿难捱。


(西施云)正是也。


【双调】[春闺怨] 正是深宫无人语,对着寒风空悲切,今瞧着你正亲切,多少话,且共卿说。莫笑侬痴魔。 


【正宫】[塞鸿秋] 半为着故国可怜,半为着范郎情坚,教送了吴王跟前。强笑舒广袖,此身非我有,暗地里香帕儿泪沾透。


【越调】[天净沙] 曾是捣衣石上,曾是笑语绵长,曾是四时花好,争教入梦,一时梦也甜香。


唉,教人神伤也,却不知妹妹何人?如何境况?


【双调】[阿忽令] 寻常李家女,自号唤易安,嫁了郎君可意,自在闲庭院。


【中吕】[红绣鞋] 那时睡里香酣,日日红妆慵懒,兴起时湖上渡船,惊起鸥与燕。闲敲黑白子,乐哉不羡仙。


[升平乐] 那时赌书任茶凉,泼酒带墨污字痕,拨帘送笑夸眉长,芙蓉春帐,浅淡花香,最是年少好时光。


[迎仙客] 不承想,终一日,胡骑踏了金瓯破,更奸儿,伤国祚。家事国事,毕竟两蹉跎。


(西施云)原来也是一般,生在乱世战国,人事消磨。


(易安叹科)


【双调】[水仙子] 都道是情愁难遣,偏逢着国愁更怨。遥望江北白一片,倾盖了旧河山。物非昨,几更变,飞雪连天


【宫调】[时新乐] 南国梅花香易暖,却教偷换了流年。拱手送江山,温柔乡里且偏安。富贵俗人,市井小民,只把杭州城,认了帝京汴。


(西施叹科)都是战之过。且瞧我,


【双调】[折桂令] 空是人前光景好,争似溪边,浣纱到老,水波衬着,悠悠小调,拨桨弄棹。却教玉围珠绕,伤心异地迢迢。几时春到,扫了千里,冰封雪飘!


(易安吁科)


【中吕】[满庭霜] 你也辛苦,我也寂寥,一般难熬。花也知愁花也老,到得冬来,只剩梅花枝头笑。 云破月来花影闹,将梦扰。寻思从头,竟脏腑若烧。


(西施唱)


[迎仙客] 不由已,最漂泊,此身便如此间雪,西风吹,东风吹,化了泥里,欲洁何曾洁。


哎呀呀,甚么声响,却似吴王叫唤,想是要回了也!


(易安泣科)姐姐慢走,此后日夜悬念也。


(西施云)妹妹也好生将息。凡事莫忧急者!唉。梦里依稀少伯面,床头仍旧夫差颜。(下)


(易安云)遥听见伙伴言语,想是我也要回了也!古今多少事,八九不如意。(下)


——————


注1:不是那个战国,是说国家间多争战的情境。况且西施是春秋时的,她还不知战国是神马东东。就是李清照,我也不知那时候他们管战国叫不叫战国(∩_∩)。


注2:金庸大侠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我真得不是故意的!重要的话要讲三遍!!!


注3:-_-|||鲁迅先生非被我气得活过来不可、、、


 


并附渣渣的行军诗一首:


因作《才女美女一相逢》一折,本游戏之作也,然搁笔一叹,深感兵者利器。况劳师以袭远,费兵力辎重无数,一伤士气,二伤民息,为君者之不得不慎也。唏嘘感慨,复作此行军烂诗一篇。


寒风生自冰天里,吹折千树梨花枝。


忽然林兽皆惊起,却是万乘车马疾。


催营拔帐离刘汉,戴雪披霜过月氏。


风沙肃肃迷人眼,雨雪纷纷乱马蹄。


战士愁听行军号,将军懒看引路旗[1]。


军行千里三分损[2],功成一役万骨枯。


只因汉帝爱血马[3],遂教男儿报君死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注1:不知道军中号啊旗啊有些什么名堂,只好随便用些俗字眼。


注2:这里是记得看过一句话,大意是,长途奔袭,不用等跟人打,路上就会先损耗几成兵力。可是死活记不起原话是怎样了T^T。这就是看书囫囵吞枣不求甚解的下场啊。


注3:借这个故事胡乱说一说行军,故事实际上发生在神马季节我就不管了:-P。。。


 


忍不住嚎一嗓子——太烂了娘*的!都是肚里墨水太少。 


还有,果然律诗这东西,不学一下,是连似是而非都做不到的、、至少以我这水准是做不到。



评论
热度(27)
  1. 唐尸三摆手怕水小鸭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胜却人间无数

© 唐尸三摆手 | Powered by LOFTER